中国通信网络建设优于日本

浏览次数:129次 日期:2016-06-29

近日,日本电信运营商NTT DoCoMo出现大型网络故障,事后,DoCoMo公司出人意料地炮轰Android系统,称Android应用对其移动网络造成巨大压力。难道全球约2亿Android用户将成为运营商的潜在威胁?Android有难,难道iOS就能独善其身?《IT时报》记者采访数位业界权威专家,解读其中门道。
  特约嘉宾
  蔡孟波    华为无线网络业务部MKT副总裁
  刘  羽    野村综研(上海)通信战略部总监
  付  亮    电信独立分析师
  新闻回放
  1月25日,日本最大的电信运营商 NTT DoCoMo发生交换机故障,从上午8时26分到下午13时08分,252万用户经历了语音和数据服务中断。而这类事件在半年内已经发生了近5次。
  根据 NTT DoCoMO 的调查,一款用于免费语音通话的Android应用频繁向核心网设备发送控制命令,造成设备的无法响应乃至瘫痪,从而引起网络中断。日本《读卖新闻》也报道称,一些Android应用即便没有处于使用状态,也会每过三五分钟就发送一下控制信号,其频率是传统手机的10倍,给运营商的网络造成了额外的压力。
  事后,DoCoMo准备要求谷歌对Android做出改进,减少Android手机发射控制信号的频率,因为如果经常出现服务中断,最终可能会妨碍Android手机的普及。据了解,DoCoMo还有意联合其他移动运营商以及谷歌,对于Android应用开发人员提出限制。
  国内移动网络也会阻塞吗?
  如果老百姓手中的Android手机每几分钟发出一个控制指令,在特定情况下,中国城市是否也可能引发通信故障,电话拨不出,上网上不去?
  刘羽:中国和日本网络情况有着天壤之别,一般来说,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因为我国网络建设情况比日本好,基站数量多,覆盖面广,甚至地铁站里也都覆盖了网络信号,但在日本,很多地铁站都是没有覆盖的,每个基站需要承载的数据量更大。
  蔡孟波:这种来自Android等应用服务器和终端的周期性通信,可能是心跳通信、状态检查等,虽然本身的数据流量很小,但同样会给网络设备带来压力,从而影响基站、控制器和核心网等。随着智能终端的渗透率不断提升,以及手机用户日常使用的APP应用数量的增加,网络设备的压力也在逐渐增加。这种现象在智能终端渗透率高的国家已经凸显出来,事实上,中国的部分大城市已经出现了智能终端导致的通信设备压力增加的情况。
  付亮:日本的3G在全球处于领先地位,用户规模稳定,即使出现问题,他们只需调换设备,逐一优化便可解决,问题相对单一,容易处理。而我国的人口基数大,整体网络负荷超过日本,在目前3G“大跃进”的背景下,区域性网络问题仍随时可能发生。
  iPhone会干扰网络吗?
  此次NTT DOCOMO公司将矛头指向了Android系统,而iPhone在日本和全球的销量同样巨大,苹果的iOS系统与Android的许多应用也类似。难道Android系统可能造成网络拥堵,iPhone手机就不会吗?
  蔡孟波:从通信设备的角度来说,Android和iOS的工作原理是一样的,对通信设备的要求是类似的。如果iOS系统同样频繁向通信设备发出控制信号,同样存在网络拥堵风险。
  付亮:iOS和Android两个智能移动系统存在巨大差异,苹果的iOS更偏向于服务,而Android更侧重于开放,在模式上也更容易走极端。相对来说,iOS系统的机型单一,只有iPhone,而Android却存在于大部分硬件厂商的机器中,倘若谷歌对Android系统进行了网络优化,网络压力的减少是可想而知的。
  刘羽:Android系统较苹果iOS来说更加开放,也更友好,运营商提出要求得到反馈的可能性也就更高。而相对封闭的iOS很少向别人妥协。
  WiFi“分流”管用吗?
  目前,三大运营商都积极推动WiFi“无线城市”的建设,意在分流移动通信网络的压力,此举目前来看效果怎样?
  蔡孟波:我认为,只有“可运营”的WiFi网络,对分流移动通信网络的压力才有帮助。“可运营”是指WiFi与现有网络的制式“可融合”,与现有网络实现统一调度、统一认证、计费和管理维护。
  付亮:我国的通信网络现处于3G、4G、WiFi、LTE“四步走”阶段,每一部分都暂未稳定。以WiFi来说,它目前只能作为补充,还不能完全分流通信网络压力,毕竟WiFi的覆盖面很有限,大部分存在楼宇、咖啡厅或市中心广场。
  LTE会根治网络拥堵吗?
  随着LTE网络在全球的逐步试点并扩大商用范围,高移动带宽网络的上马,类似的“Android之祸”是否会得到缓解?
  付亮:需求是随着事情的发展而变化的,在现阶段,3G用户规模的增长对现有网络带来一定压力,但进入LTE后,4G网络用户同样也会有增长,同样会遇到类似的堵塞事件。
  刘羽:我国才刚刚完成3G的基本组网,短期内不可能进入以LTE为标准的4G时代。急于推4G网络,是对现有网络资源的一种浪费。虽然日本和韩国在现有网络条件基础上进行提升,可以上马LTE网络,但这一切都还处于初级阶段,目前仍然是个未知数。
  蔡孟波:采用LTE制式,移动终端的状态在变化,加上系统调度时间更快,所以LTE能够缓解移动业务应用带来的压力。但同时业务应用也在不断发展并增加,“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 版权所有 © 2016-2019 沈阳科旭科技有限公司 辽ICP备:06006233号